黔西县人民法院

http://qianxi.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农村留守儿童权益受侵害现状及对策研究 ——基于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情况调查

发布时间:2018-01-31    

 

作者 何榕

 

 

前言:

农村留守儿童现象,是我国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发展的必然结果。目前,农村留守儿童的各项权益没有得到充分保障,主要是其生存权、受教育权、发展权遭受侵害,影响其健康成长,出现身体及心理方面的问题,这对于他们摆脱贫困是不利的,为此应当形成包含父母、学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政府、社会及国家多层次、全方位的关爱保护体系,笔者通过调研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情况,分析农村留守儿童权益保障之现状,并针对上述关爱保护体系中不同层面所存在的问题得出相应对策。

 

正文:

2016年2月4日,国务院以国发〔2016〕13号印发《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阶段性问题,是我国城乡发展不均衡、公共服务不均等、社会保障不完善等问题的深刻反映。《意见》将留守儿童定义为父母双方外出务工或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0.0065%。其中,由(外)祖父母监护的805万人,占89.3%;由亲戚朋友监护的30万人,占3.3%;一方外出务工另一方无监护能力的31万人,占3.4%。有36万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监护,占4%。就黔西县来说,截止目前,黔西县有留守儿童家庭14326户18964人,占黔西县总人口的0.019%。其中0-5周岁5874人,6-16周岁13090人,留守残疾儿童74人。从上述数据可知,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占总人口比例高于全国比例,目前以及未来一段时间之内,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仍将是黔西县各级政府的工作重点之一。

笔者担任过少年法庭庭长,接触过许多误入歧途的农村留守儿童,为他们的遭遇深感惋惜,因此长期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救助保护工作进行关注和研究,2017年,将稿酬捐助给12名留守儿童。值此黔西县委安排的万名干部大调研工作之机,笔者在黔西县中坪镇、素朴镇等地深入了解了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状况

一、留守儿童权益受侵害现状

《意见》指出,目前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中还存在一些薄弱环节,突出表现在家庭监护缺乏监督指导、关爱服务体系不完善、救助保护机制不健全等方面,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制度化、规范化、机制化建设亟待加强。

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实际上是围绕着保护他们的各项权益而开展的,这些权益主要是指生存权、受教育权、发展权。

(一)生存权现状。

十七世纪著名的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认为在自然状态下人民具有天赋的自然权利拥有自由、平等和生存的权利这些权利来自于人类的本性。生存权,是人的基本权利之一,包含生命权健康权和生存物质保障权,作为弱势群体的留守儿童,他们是相当脆弱的,其生存权更容易受到侵害。

1.生命健康权受侵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根据《意见》的定义,农村留守儿童年龄在0-16周岁,从法律层面上讲,他们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法律之所以这样规定,正是考虑到他们的智力发育还不够完善,明辨是非的能力不够,没有安全观念,不能保护自身的生命健康权益。

而农村留守儿童之所以被称为留守儿童,正是因为他们缺乏父母的有效监管,或者其临时代管者(如爷爷奶奶等近亲属)因为年迈、文化层次低、责任观念淡薄等原因不能正确有效履行监管权,有的农村留守儿童甚至处于无人监管状态。在笔者进行走访的素朴镇,名叫颜家学的老人与其妻子就肩负了7个留守儿童的监护责任,其中有3个是其外出务工子女的孩子,还有4个是其正在服刑的弟弟的孩子,其生活负担之重远超常人想象。

因为监管缺失,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命健康权常遭受侵害,主要表现为农村留守儿童遭遇各种意外伤害或成为各类违法犯罪的伤害对象。

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命健康权受侵害问题,值得一提的是,有研究表明在农村留守儿童中,缺少母亲关怀的留守儿童,健康问题大于有母亲关怀的留守儿童,他们更容易患慢性疾病,这极大地影响他们的健康成长。陈在余运用 2000、2004 2006 年中国营养与健康调查数据分析发现,母亲不在家对留守儿童健康的负向影响较为显著,而且这一影响在不同收入水平家庭之间无显著差异,因此,在 6 ~ 18 岁儿童生长发育过程中,母亲在家对子女的照料 之于青少年健康较为重要,无论家庭收入水平的高低,学龄儿童均需要母亲照料。

2.生存物质保障不到位。农村留守儿童绝大多数家境贫寒,父母不得不出门打工维持生计。这些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物质保障不够到位,主要表现在居住环境不好、卫生条件差、安全及防风保暖程度不够(还有人居住在墙体开裂的土墙房里)、用水困难及水质不好;营养摄入不全面、缺钙、缺锌影响身体发育;交通条件不好,出行受阻;医疗保障不到位,不能及时就医等方面。

(二)受教育权现状

受教育权同样是我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人权之一。受教育权主要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公民具有上学接受教育的权利,二是国家提供教育设施,培养教师,为公民受教育创造必要机会和物质条件。对于留守儿童来说,接受教育是他们最重要的权利之一,也是最容易受到侵害的权利之一。

接受教育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无疑是特别重要的,这关系到他们人生未来的发展,关系到他们是否能够改变以后的生活层次和生活治疗,更关系到我国人口总体素质的提升和国家是否完成全年小康的目标。

根据笔者的调查,目前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的辍学率较以前有大幅下降,基本实现接受义务教育的农村留守儿童零流失,但接受教育的质量参差不齐,主要是因为留守儿童在家缺少有力的学习监督和辅导,师资力量不能满足所有留守儿童教育需求,学校教师的教学质量也不均,上述原因导致他们的学习成绩普遍较差,综合素质也不,打架、逃学、旷课、不尊重老师等情况频发,并且渴望方面关爱,情感饥渴,尽管缺失导致他们心理健康方面的问题也较非留守儿童多,不能形成正确、完整的人格和人生观价值观,这也是留守儿童更容易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原因之一。

(三)发展权现状

1972 年,塞内加尔法学家、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委员卡巴·穆巴耶在一篇题为《作为一项人权的发展权》的演讲中,首先提出了发展权的概念。他说:发展,是所有人的权利,每个人都有生存的权利,并且,每个人都有生活得更好的权利,这项权利就是发展权,发展权是一项人权。从广义上来说,发展权包括国家的发展权和个人的发展权,笔者这里探讨的是个人的发展权。

发展权实际上是生存权之于人的升华,没有发展的生存必然因缺乏进化的活力而萎缩。发展权实现于人的社会、离不开人的本质;人的本质又离不开人的生存与发展。人只有获得这种权利,才能摆脱与其他动物合为一体的状态,而成为社会上的、法律上的人。 发展权和生存权是相互关联的两个权利。

正由于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和受教育权没有得到充分、全面保障直接影响到其发展权,主要表现在农村留守儿童因为缺少有效监管、情感缺失以及学习成绩不佳、素质普遍不高,不能有更好的发展,进入社会容易遭受挫折,难以摆脱重复其父辈式的贫困命运,对他们来说维持生计将会是未来生活的最大目标,实现个人价值将成为奢望。

二、留守儿童权益保护对策

国务院的《意见》对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工作定位相当精准,“关爱”是从情感方面保障留守儿童权益,以利于留守儿童有健康的心理,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救助保护;“保护”是解决留守儿童现实最迫切的问题,并对留守儿童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预防。要做好这两个方面的工作,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个部门、一个单位的事,应当是小到父母,大到国家的事,应当形成一个包含父母、学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政府、社会、国家的多层次、全方位的关爱救助保护制度体系,同时还应当加强立法,完善保护留守儿童权益的法律法规,比如制定出台有地方针对性的农村留守儿童权益保护的地方性法律法规。

1.父母的责任。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章第八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民法》第十六条明确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只有在父母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时,才由有监护能力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等担任监护人。父母是留守儿童的第一责任人,他们的义务不仅是来自于法律规定,更来自于自然伦理。父母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如果不能给他们足够的关爱是父母的失责

当然,留守儿童父母也是迫于生计不得已才将他们留给祖父母等亲属,外出打工也是为了更好改善生活,因此我们也不能过分苛责留守儿童的父母。

为此,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提升留守儿童父母的责任感,让他们充分认识到自己对于孩子的责任和义务,并且让他们明白,对于孩子来说,物质条件虽然重要,但是充足的关爱和饱满的情感才是决定孩子未来成就的更关键因素。

同时,留守儿童父母还应当慎重选择代行监护权的人,并随时保持与留守儿童的沟通,及时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竭尽所能地满足他们的情感求。

2.学校的责任。学校是除父母之外的第二重要角色,学校教育和教学氛围将决定留守儿童能否健康成长。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学校应该负起更多责任。

目前,黔西县各学校大力开展留守儿童家访和慰问工作,做到“一周一电话、一月一家访”,并为留守儿童提供了营养午餐和学校住宿,在解决留守儿童生存物质保障问题方面取得良好的工作效果。

但是笔者实际走访调查中发现,因为留守儿童基数大、人员分散,且相关资金不够充足,目前学校在留守儿童工作方面还存在一个短板,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普遍缺专门的心理健康教育师,主要负责学生心理问题疏导的班主任普遍缺乏心理健康教育知识,当留守儿童出现心理方面的问题时,不能及时有效疏导

二是部分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流于形式心理健康教育活动课常被其他主要科目的课程占用;

三是,大多数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形同虚设,根本没有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教师当值

因此,学校应当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师资投入,将心理健康教育课纳入教学计划,将留守儿童心理健康问题纳入教学质量考核,建设心理健康辅导室。

3.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责任。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是指在城市和农村按居民的居住地区建立起来的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它是建立在我国社会的最基层、与群众直接联系的组织,是在自愿的基础上由群众按照居住地区自己组织起来管理自己事务的组织。

从上述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的定义可知,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与农村留守儿童具有天然联系,是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一员,在此项工作中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

据相关数据统计显示,毕节市村委会干部平均每人负责32名留守儿童,由于村委会干部工作繁杂,对留守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开展不周全根本无法做到对留守儿童生活情况的时时监控。

笔者通过一位村主任得知,他每月工资仅一千多元,该工资也只能基本维持自家的生活,想要给村里留守儿童一些帮助也显得力不从心。并且,政府对村里留守儿童工作的支持,基本上体现在项目和对户帮扶上,比如建寄宿学校、发展养殖产业、建立蔬菜基地等方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并没有给村干部相关工作经费,因此村委会对于农村留守儿童最现实最迫切的需要没有能力去满足。

综上所述,村委会在留守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中主要存在的问题是人员力量不够,资金不。为此,当地政府应当在村委会制定专人负责留守儿童工作,号召村民主动自愿参与该项工作,并在村民里组织成立留守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村民小组,尽量扩充人力,同时,应当给予村委会相应的专项工作资金,方便村委会开展工作,以打通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最后一公里”。

4.政府的责任。政府是代表人民行使公共事务管理的机关,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是政府的根本职责。通过毕节市几起留守儿童意外事件,政府对留守儿童问题的关注度已经大大超越以前。特别是2015年8月19日,在七星关区田坎乡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自杀后两个多月,中共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关爱救助保护工作的实施意见》,该实施意见是贵州历史上最为系统详尽的关于留守儿童保护的省级官方文件。目前,留守儿童工作已经成为我们贵州省各级政府工作重点之一。在如此高的关注度之下,政府工作人员对于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责任意识也大大加强。政府在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中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不过,经过笔者的走访调查,政府在此项工作仍存在一些不足,例如学校设点不够合理,师资力量调配不均,学校设施陈旧,寄宿制学校建设有待增加,政府各部门之间对于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职责及分工不够明确,农村留守儿童建档内容不够完善、数据及信息更新不及时等。

针对上述问题,政府应当依托大数据建立留守儿童数据库,给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决策和运行提供数据支撑;明确各机构、各部门的工作职责,加强各个部门之间的沟通协作;及时进行留守儿童摸排工作,根据留守儿童数量及分布情况加强师资力量投入,兴建寄宿制学校,合理设立教学点,确保教育力量均衡;改善留守儿童居住环境,提供安全住房,消除可能导致留守儿童意外伤害(如溺亡)的隐患。

5.社会的责任。留守儿童是弱势群体,留守儿童现象本就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均衡所导致的,因此留守儿童应当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关爱。为此,国家应该通过政治、经济、文化等措施引导全社会对留守儿童给予足够的关怀和帮助,并形成良好的关爱留守儿童氛围;动员社会力量为农村留守儿童办好事、办实事,例如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关爱活动,为农村留守儿童发起捐助或者一对一帮扶活动;社会各界要正确行使监督权,确保留守儿童的父母、学校、政府积极履行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责任。 

6国家的责任。国家应当从宏观层面开展对留守儿童的关爱及保护:加强保护留守儿童的立法工作,给留守儿童权益提供法律保障;制定倾向于留守儿童的各项政策,破除医疗、住房及就业等方面的制度壁垒,给留守儿童提供良好的政策支持;立足农村实际,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发展乡镇企业,充分发挥其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增加农民收入的良好作用;加强创业扶持力度,鼓励务工人员返乡创业;制定合理的户籍制度,解决留守儿童跟随父母外出务工产生的就学、落户问题;加强宣传,利用舆论引导社会各界关心关爱留守儿童,创造有利于留守儿童健康成长的社会氛围;对侵害留守儿童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加大打击力度,特别是对留守儿童实施性侵害的犯罪分子从严从重从快打击。

 

在经济没有彻底得到均衡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没有得到普遍提升,户籍、教育、医疗等制度壁垒没有完全破除的情况下,留守儿童问题仍然会不断产生,留守儿童的关爱保护工作仍旧是政府的一项长期且艰巨的任务。当然留守儿童的关爱保护工作,不国家和政府的责任,社会各界也应肩负相应的职责。只有形成包含父母、学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政府、社会、国家为一体的,多层次、全方位的关爱保护体系,才能有效地保护农村留守儿童的各项权益,给他们提供健康成长环境,让他们未来能够更好地投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中来。

 

陆德生 :《简论生存权和发展权是首要的基本人权》,《安徽行政学院学报》2013年第2期。

 发展权:载于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F%91%E5%B1%95%E6%9D%83

 

 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载于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5%9F%BA%E5%B1%82%E7%BE%A4%E4%BC%97%E6%80%A7%E8%87%AA%E6%B2%BB%E7%BB%84%E7%BB%87?fromtitle=%E5%9F%BA%E5%B1%82%E8%87%AA%E6%B2%BB%E7%BB%84%E7%BB%87&fromid=16705695

 

 


【上一篇】  浅析夫妻间借贷纠纷的认定及审查重点 ——通过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进行探讨
【下一篇】  浅析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中诉讼调解面临的现实困境及对策研究 ——以黔西县法院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