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县人民法院

http://qianxi.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浅析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中诉讼调解面临的现实困境及对策研究 ——以黔西县法院为例

发布时间:2017-12-08    

 

 

作者:金旆

摘要:古人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家庭稳不稳定,涉及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婚姻家庭纠纷的增多势必会给社会秩序制造不稳定因素,法官应注重婚姻家庭类纠纷的诉讼调解,正确认识把握“调解优先、调判结合”原则的内涵,不断提高其化解婚姻家庭类纠纷的能力和诉讼调解的水平,努力做到案结事了,对当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婚姻   诉讼调解   现实困境   对策

在网络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今天“离婚”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没有那么可怕,而是一个司空见惯的在很多人心中荡不起涟漪的一个名词罢了。我们需要重视离婚给孩子带来的影响以及给社会造成的负担,我们需要找到合适的方法给当事人处理其婚姻困境,不管离还是不离,尽量以最和谐的方式处理婚姻家庭类纠纷。这就是写这篇文章的目的诉讼调解就是解决这类纠纷最重要的方法, 诉讼调解在我国源远流长,是我国民事诉讼制度的一大特色。

一、 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的现状——以黔西法院为例。

婚姻家庭类纠纷中,占据主要的是离婚纠纷和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黔西县人民法院2014年共受理婚姻家庭类纠纷1107件审结1096件,2015年共受理婚姻家庭类纠纷1456件审结1446件,2016年共受理婚姻家庭类纠纷1693件审结1692件。详情见下表:

年份

受理各类案件总数

受理婚姻家庭类纠纷总数

审结婚姻家庭类纠纷总数

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数

调撤率

2014年

3593件

1107件

1096件

803件

73.27%

2015年

6017件

1456件

1446件

1055件

72.96%

2016年

7206件

1693件

1692件

1135件

67.08%

从以上图表可以看出,在全院案件总量不断增长的情况下,婚姻家庭类案件总数也是随之大幅增长,2015年相较于2014年受理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总数同比增长31.53%,2016年相较于2015年同比增长16.28%。在婚姻家庭类纠纷的结案方式中,一直以来都是主要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该类纠纷的调撤率一般在70%左右。

二、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的成因以及其诉讼调解中面临的现实困境。

(一)婚姻家庭纠纷的成因。

1、首先,因精神空虚、文化误区和道德缺失而形成的纠纷。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我们每个家庭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一些不健康的思想观念随之趁虚而入,婚姻一方当事人在喜新厌旧情绪驱使下,缺乏对婚姻家庭、子女的责任感,因而存在婚外恋、第三者插足等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

2、其次,因经济利益矛盾形成纠纷的不在少数,现实中,困难家庭因为柴米油盐收支大打出手,富裕家庭因为房产、存款分割争执不休。

3、再次,因家庭暴力形成的纠纷越来越多,这类纠纷中,女性大多处于劣势;在我们大西南地区,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封建思想的影响力不容小觑,一些大男子主义思想、重男轻女的思想还在根深蒂固的藏在人们的内心深处,赌博、酗酒、吸毒等不良嗜好也是家庭暴力的“导火索”,极易将家庭矛盾纠纷激化。

4、最后,因赡养、抚养、扶养形成的纠纷案件数也不断增多,2014年-2016年黔西法院共累计受理287件该类纠纷;现实中与父母共同生活的两代家庭,因文化、观念、生活方式的不同,夫妻之间、家庭成员之间都可能产生分歧;一个老人能养活一帮儿女,而一帮儿女确不能养活一个老人的例子屡见不鲜。

(二)、婚姻家庭类纠纷在诉讼调解中面临的现实困境。

1、当事人对待诉讼活动消极,不愿意调解。由于当事人碍于面子以及在气头上无法原谅对方当事人的过错,直接就给法官说不愿意调解,导致法官难以进入调解程序。

2、由于目前“闪婚”的人比较多,结婚年龄较小,婚恋观畸形、责任意识低,有的当事人在感情出问题后就会“消失”,导致一些离婚案件需要公告送达,外加外出务工等原因,一些当事人收到开庭传票后因路途遥远未到庭参加诉讼,法官无法进入调解程序对案件进行调解。

3、当事人对调解存在误解,一些当事人由于先入为主的印象,比如认为离婚纠纷调解就只能调解和好,还有的当事人认为调解的效力不及判决,以为调解不具有强制执行力。

4、很多离婚案件中财产部分难以调解,由于目前很多夫妻的房产都是没有合法手续的,当事人又强烈要求在离婚案件中一次性解决财产问题,但是没有合法手续的财产法官是不能处理的,故导致案件不能以调解方式结案

5、近几年案件激增,案多人少现象严重,承办法官没有过多的时间去做调解工作。调解工作容易做的,一次调解就能做到案结事了,但是有些案件的当事人思想比较滞后,需要多做几次工作才能说服,然而,近三年来案件激增,承办法官办案压力大,没有过多时间做调解工作,也担心多花时间做了调解工作却调解不成浪费了宝贵的办案时间。

三、 婚姻家庭类纠纷调解的意义及可能性、必要性。

(一)婚姻家庭类纠纷调解的意义。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成部分,家庭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当前,我国正致力于构建和谐社会,婚姻家庭中的矛盾纠纷处理不当,不仅会影响家庭的和谐,也会影响社区及社会的和谐稳定。通过调解妥善处理婚姻家庭类纠纷,使双方当事人通过思想沟通以缓解、消除矛盾,在自愿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亲情或在互谅互让的气氛中合情合理地解决纠纷,建立和睦的婚姻家庭关系,有助于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同时,婚姻家庭类纠纷如赡养、继承等多涉及老年人,通过调解,可以充分发挥传统伦理道德和现代法律规范在化解纠纷中的良性互动,弘扬敬老、爱老的优良传统,促使各方在伦理道德的感化下自觉接受法律、履行各自的法律义务,从而妥善的化解矛盾。

(二)婚姻家庭类纠纷调解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首先,婚姻家庭类纠纷的性质适合调解。婚姻家庭类纠纷多源于日常生活,是日积月累形成的矛盾,一些事非很难具体分清谁对谁错,法律往往难以为当事人提供直接有效的帮助。由于此类纠纷涉及亲情、感情,当事人之间关系长久稳定,有更多情理和道德的因素渗透其中,为调解打下基础。其次,调解能够更加合理解决婚姻家庭问题。最后,调解有利于社会和家庭的长久和谐,调解破除了处理结果中你赢我输的对立,建立了“双赢”的格局,保留了双方的尊严,不仅纠纷易于解决,对未来关系的维持也保留了余地。

四、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中诉讼调解的对策

 笔者认为,夫妻两人从陌生到相知、相恋再到结婚成家,尤其是有了孩子后,应该加倍珍惜感情才对。所以,每当我们受理此类案件时,首先想到的是宁拆堵墙,不拆一桩婚。在听取双方当事人陈述后,先行调解,力促双方化解矛盾,重归于好,既便确实感情破裂,于和好可能,也要好和好散,不留后患。在诉讼调解应坚持自愿、合法、中立、诚实信用以及效率原则。针对婚姻家庭类纠纷的诉讼调解,笔者主要提出以下几点对策。

(一) 分析纠纷

在法官运用调解解决纠纷之前,首先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对纠纷的性质进行分析,前期探试双方当事人的口风,了解清楚案件的事实。纠纷的可调解性是法官适用调解的前提,对于明显调解不成的案件就没有必要浪费过多的时间做调解工作,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诉讼时间和成本的浪费。其次,在了解了纠纷的可调解性之后,还应考虑纠纷的可调和性,即当事人互相之间的权利要求是否存在弹性处理空间,双方当事人是否存在由于某种原因而让步以达到合意的结果。对案件的可调和性的判断既关系到法官是否努力去促使双方当事人同意参加调解以开始调解程序,更直接关系到最终和解协议能否达成,调解能否获得成功;例如在离婚纠纷中,调和的比例肯定比调离的低,能否有机会调解和好在跟当事人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就能预估到的,能调解和好的我们要竭尽全力的去调解和好,成全一个完满的家庭。最后,应对症下药,找出争议焦点,例如,一个离婚案件,被告方已经同意离婚,但就是不同意原告方的子女抚养诉求,这个时候案件的争议焦点就是子女由谁抚养的问题,法官就可以找出对付该症结的药,从中给出双方当事人能接受并且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方案,在本地实践中,大多数当事人的观点都认为如果孩子不由自己抚养,那么与孩子就没有关系了,孩子会不认自己,另一种观点还认为如果自己每个月给抚养费,孩子不是自己带的话不划算,花钱给别人养,出了钱孩子也不与自己亲,其实就是对孩子抚养权不属于自己的时候顾虑太多。

(二)确定调解合适的时机、时间和地点

就决策的经济效应而言,在诉讼案件数量激增的今天,法官将调解工作的时间、精力平摊在诉讼程序的各个阶段,似乎既不经济,也不现实。为此,在诉讼调解中选择和确定合适的时机、时间、地点是非常必要的。在诉讼调解中,法官应当对当事人双方的态度、案件的走势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并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策略。一是对案件事实清楚、争议不大或法律关系较为简单的纠纷,可以在诉讼程序开始阶段即行调解,力争将纠纷解决在初始阶段。二是对当事人情绪对立,矛盾容易激化的案件,例如赡养纠纷当事人情绪不稳定,有的老人要提出与子女断绝关系之类的,这个时候不能急于求成,而应当先放一放,使当事人的情绪先冷静下来,否则很有可能使当事人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从而彻底丧失调解的可能。三是对于当事人之间对立情绪不那么激烈的案件,例如离婚案件中一方当事人言谈举止之间还流露出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后悔,希望和好的,就应当趁热打铁,抓住时机进行调解,否则,时间拖长后,其他因素一旦介入,调解的最佳时机可能丧失。

心理学实验表明,环境对当事人决策有一定影响,选择合适的地点对调解成功能起到较好的促进作用。在把握调解时机的基础上,选择适当的地点是提升调解效果的必要条件。法院可以设置专门的家事调解室,在家事调解室里可以挂上一些与家庭和谐有关的字画,可以放一些小案例供当事人阅读。

(三)向当事人分析各种调解方案的利弊

在婚姻家庭类纠纷中,当事人对矛盾的解决方案都是比较盲目的,并且是偏向自己比较自私的方案。法官在调解过程中要积极引导当事人学会换位思考,想想如果对方像自己一样提出自私的调解方案自己会不会答应,要给当事人分析产生的结果的利弊,让当事人了解不一样的调解方案对未来的影响是深远的。例如,在婚姻关系纠纷中,有希望调解和好的案件就应当多给双方当事人分析离婚后的弊端,对孩子的负面影响以及对整个家庭的影响。法官还可以在调解前就准备好调解的A方案和B方案,当最优方案A方案走不通的时候尝试用B方案去调解。

(四)多打感情牌,情法结合促调解

由于婚姻家庭类纠纷是比较特殊的诉讼主体参与的诉讼,一般都是共同生活的人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人,所以在此类案件的调解中要注重多打感情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每个人都是有良心有底线的,法官要善于攻破其内心的防线,让当事人敞开心胸的来解决事情,把误会解除。法官应引导双方在调解中“见好就收”,争取以小换大或互惠互利以实现当事人的期望值。


【上一篇】  农村留守儿童权益受侵害现状及对策研究 ——基于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情况调查
【下一篇】  浅析黔西县人民法院司法行政装备工作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