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西县人民法院

http://qianxi.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浅析夫妻间借贷纠纷的认定及审查重点 ——通过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进行探讨

发布时间:2018-08-27    

作者 何榕

 

摘要:通常在人们的观中,夫妻之间不分你我,不会存在相互借钱的可能。但实践中,这种可能是存在的,而且因此还产生纠纷诉至法院请求处理。在现有法律没有针对夫妻间借贷纠纷做详细规定的情况下,实践中出现同类案件裁判结果不尽相同的案例。笔者仅以此文,针对夫妻间借贷纠纷的认定及处理做探讨,希望能对此类案件的裁判有所帮助。

关键词:民间借贷 夫妻间借贷行为 共同财产制 夫妻共同债务

正文:

针对借贷合同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十二章专门进行了规定,最高人民法院还专门出台了关于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在其他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也有关于借贷纠纷处理的相关规定,可供法官在审判时做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这一条文无疑给夫妻之间可以存在借贷关系提供了基础。但纵观我国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仅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六条:“夫妻之间订立借款协议,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从事个人经营活动或用于其他个人事务的,应视为双方约定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离婚时可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专门针对夫妻间的借贷做了规定,说明虽然法律中没有规定夫妻间的借贷行为如何处理,但显然最高人民法院注意到司法实务中此类案件确实存在。但该条文规定过于简单,司法实务中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可能会遇到超出条文规定范围外的问题,例如夫妻之间产生借款关系,借款方将借款用于个人经营,但收益由夫妻共同享有时,债务清偿责任如何分配?例如借款方抗辩夫妻之间有互相扶助义务,出借方基于扶助义务理应承担部分清偿责任时如何处理?种种问题的出现,依靠一条司法解释条文并不能包打天下,因此实务中此类案件的处理结果不尽相同。

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对夫妻间的借贷纠纷的认定及处理进行探讨,以期对此类案件的裁判有所裨益。

一、问题的提出

引发笔者对此问题的思考,来源于近日贵州省黔西县人民法院审结的一个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1. 案情简介

原告张某(女)与被告杨某(男)原系夫妻关系,二人于2015年结婚,2017年离婚,二人都是再婚。被告杨某在与张某结婚之前,与案外人王某系夫妻关系,被告杨某为了与案外人王某离婚,答应支付案外人王某18000元“离婚补偿款”,在杨某答应后,王某与杨某签订了离婚协议,但该笔款项一直未支付给王某。之后,被告杨某与原告张某结婚,在二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案外人王某向被告杨某追要该笔补偿款,被告杨某向原告张某借款18000元支付给了案外人王某,并向原告张某出具了借条1份。原告张某与被告杨某离婚后,原告张某诉至法院要求判决被告杨某偿还其借款18000元并支付以年利率6%计算的资金占用费。被告杨某在接到法院应诉通知后向原告张某偿还了该笔借款,原告张某向法院撤回了起诉。

2. 上述案例中反映出的问题

该案件虽然以被告杨某自动履行了原告张某的诉求而结案,但该案中反映出了几个问题,值得探讨:一是被告杨某答应支付给案外人王某的18000是何性质?二是被告杨某向原告张某借款的行为如何认定?三是原告张某用于出借给被告杨某的18000元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对于问题一,笔者认为杨某答应支付给案外人王某的18000元,系杨某与王某之间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协议,但是因该口头协议没有违反法律规定,应当受到法律保护,杨某应当按照协议支付该笔款项给王某。但由于杨某一直未支付,而是在其与原告张某结婚后在王某的催讨下才支付给王某。该笔债务应当属于杨某的个人债务,不应当简单的根据该笔款项是在杨某与王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而形成的就认定为杨某与王某的夫妻共同债务,毕竟该笔债务有其特殊性,是杨某为了与王某离婚而答应给付给王某的“离婚补偿款”,如果算作二者的夫妻共同债务,那么所谓的离婚补偿性质则没有任何意义,毕竟杨某之所以答应给付该笔款项是为了离婚。假如王某因该笔款项与杨某发生纠纷诉至法院,杨某抗辩称该笔债务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产生的,笔者认为不应当得到支持。

对于问题二,被告杨某向原告张某借款的行为,不应当因为二者系夫妻关系,而否定了该借款合同的效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九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的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之规定,我国法律在夫妻共同财产方面,默认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为共同共有,在有书面约定的情况下才可能产生其他所有方式。

但根据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三条:“夫妻在家庭中地位平等。”、第十四条:“夫妻双方都有各用自己姓名的权利。”第十五条:“夫妻双方都有参加生产、工作、学习和社会活动的自由,一方不得对他方加以限制或干涉。”等相关法律规定,可以看出,我国法律对于夫、妻人格的独立是予以确认和保护的。从“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等民间俗语可看出,在我国老百姓的传统观念中,夫妻应当是一体的,二者之间不应当区分你我,所以不存在相互之间的借贷。但是该观点是错误的,夫妻作为特殊的人的结合体,有其特殊性,尤其表现在财产的所有制方面,但是成为夫妻的前提是夫妻个人本身作为独立的自然人而存在,是独立的民事权利主体,不应当因为形成夫妻关系而否定了夫或妻的独立性,更不应当因此而否定夫、妻对各自财产享有的独立的权利。

那么,在本文案例中,被告杨某应向其前前妻王某支付的“离婚补偿款”对于原告张某来说应当属于被告杨某的个人债务,原告张某不具有履行给付的义务。虽然原告张某与被告杨某没有书面对财产做约定,按照法律规定,默认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法律规定范围内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被告杨某因为支付其个人债务,而在原告张某不具有给付义务的情况下,由被告杨某与原告张某对用于支付该笔债务的钱做出特殊的约定,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支付,合情合理合法。

根据民法的“法无禁止即自由”原则,原告张某与被告杨某之间的借贷关系并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不具有法律规定无效情形,该借贷关系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对于问题三,如上所述,被告杨某向原告张某借款用于支付“离婚补偿款”,该借款行为隐含的意思实际上就是,被告杨某与原告张某对用于支付该“离婚补偿款”的钱款做出了特殊的约定,即认定该笔款不属于二人的夫妻共同财产,而属于原告张某个人所有,该隐含的约定可以对抗法律规定默认的夫妻共同财产制。因此该笔债务应当属于原告张某的个人债权,在二人离婚时,不能将该债权作为夫妻共同债权进行处理,也不应当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进行处理。该笔债务应当脱离二人的夫妻关系进行判断和处理。

二、夫妻间借贷行为的认定

为了保护夫妻作为特殊共同体的同时,尊重夫妻个人的独立性,我国婚姻法在夫妻共同财产方面做出了规定,可以由夫妻对财产的所有形式进行约定,在无约定的情况下,由法律默认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制。这是我国婚姻法既尊重契约精神,给人民更人性化、更细致和周到的保护,又强调夫妻共同体性质的体现。

也正是这种特殊的考虑和保护,使得夫妻间的借贷行为不同于普通人之间的借贷行为,特别是当所借款项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时,由此产生的权利与义务关系的复杂性远超寻常的民间借贷。

在夫妻约定财产制的前提下,夫妻之间产生互相借贷的行为,不易导致债权人与债务人的混同,因为这个时候的财产权属是明确的。而在夫妻法定财产制的前提下,如果出现夫妻间借贷行为,则会发生债权人与债务人的混同,这种情况下,如何认定该借贷行为其实是笔糊涂账。以本文案例来说,原告张某与被告杨某没有书面对夫妻财产作约定,那此时他们在结婚后获得的法律规定范围的财产就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原告张某借给被告杨某的钱来源于其工资收入,按照法律规定应当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这就是说原告张某借给被告杨某的钱被告杨某享有所有权,这就相当于被告杨某向自己借钱,欠自己债务。而且,在双方离婚时,按法律规定原告张某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所形成的债权属于夫妻共同债权,那么被告杨某应当该债权享有权利,这个时候在杨某偿还时又怎么划分债权?

所以如果单纯根据婚姻法相关规定来认定夫妻间借贷行为,则是一笔糊涂账,法官处理起来会十分棘手,而且会陷入债权、债务互相转换的死循环。

对此,笔者认为,根据民法的契约自由精神,对于夫妻间借贷行为的认定问题上,应当将夫妻法定财产制与夫妻约定财产制相结合起来,将夫妻对于用于出借的钱款在属于夫妻共同所有的情况下,特殊地认定为夫妻特别约定为由出借的夫或妻个人所有,因此债权单独为出借方个人所有,而债务由借款方个人所负。在离婚时对于该笔债务也应当脱离于夫妻其他财产、债权、债务单独进行认定。

三、夫妻间借贷纠纷的审查重点

如上文所述,夫妻对于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分权,包括平等地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在夫妻之间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由一方将财产借给另一方用于个人使用,不管他具体的用途是什么,在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民法尊重夫妻对于各自财产的处理,因此夫妻间的借贷行为是法律不禁止的行为,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也因此,根据上文所述,将夫妻间用于出借的钱款特殊的认定为夫妻对该笔钱款特别约定为夫妻一方个人所有,由此可以很便利地判断债权、债务的归属,如此一来,在处理此类案件时,就有清晰明了的处理方向,即推定出借的钱款属于夫妻中出借方个人所有,权利义务就清楚明了,接下来就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等法律、法规以及司法解释,按照一般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处理本金、利息、还款时间等方面的问题即可。

考虑到夫妻间存在区别于普通人之间的感情,笔者认为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当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借款来源问题。

夫妻间借贷关系最终是否成立,借款的来源问题十分重要。在审理此类案件时,首先要审查用于出借的款项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其次要对夫妻有无对财产进行书面约定以及约定的内容重点进行审查。

2.借款用途问题。

借款的用途决定了夫妻间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如果借款的用途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笔者认为要根据借款来源区别处理,如果借款来源属于出借方个人财产,则即便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借贷关系也应当成立,确定偿还责任时,应当考虑到因借款用途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借款方可以只承担一半的偿还责任,这也比较符合公平原则;如果借款来源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那么即便夫妻双方签订了借款协议,约定由其中一方负偿还责任,也不应当认定借贷关系成立。

另外,如果借款用于个人经营,但经营收入归夫妻共同所有时,该借贷关系又如何认定?笔者认为,借款给夫妻中一方用于从事个人经营性活动,借款一方通过个人经营性活动产生收益,出借一方也享受到了此收益,不影响借贷关系的成立,毕竟出借方对于借款方个人事业、理想、爱好的支持,是基于夫妻间有情分存在,收益也由出借方享有是基于借款方个人自愿,可推定为赠与,因此借贷行为不因享受收益而无效,借款方也应当承担偿还责任。

3.举证责任分配问题。

举证责任分配关系到案件最终处理结果,笔者认为,基于公平原则,在此类案件中,借款来源的举证责任由出借方承担,借款用途的举证责任由借款方承担。在没有书面借款协议的情况下,出借人依据交付借款的凭据提起诉讼的,借款人主张借贷关系不成立的,由借款人承担举证责任较为合适。

4.有无书面借款协议的问题。

根据上文中提到的婚姻法第十九条以及婚姻法解释三第16条,对于夫妻约定财产以及夫妻间借款的,应当采取书面形式,但实务中,碍于夫妻情面而没有签订书面借款协议的情况往往占大多数,如果在处理此类案件时,法官依据上述两条法律,机械地以没有书面协议或借条为由否定了夫妻间借贷关系的成立,对当事人不公,也违背了民法的契约自由精神。况且,借贷合同也并非必须以书面形式,法律亦认可口头形式的存在。

因此,在认定夫妻借贷关系时,法官如果审查认定借贷关系事实发生,即便没有书面协议或借条,也应当认可借贷关系的成立,并且即便没有书面对夫妻财产做约定,也推定夫妻基于借贷关系对出借款项特殊约定为个人所有而非夫妻共同所有。



【上一篇】  黔西县人民法院关于婚姻家庭类纠纷存在的问题与思考
【下一篇】  农村留守儿童权益受侵害现状及对策研究 ——基于黔西县农村留守儿童情况调查